Skip to main content

All About Mary

第一屆亞洲與大洋洲聖母學會議:聖母如何用交談來福傳? [A Marian Reflection by Mark Fang, S.J.]

第一屆亞洲與大洋洲聖母學會議:聖母如何用交談來福傳? [The First Asia-Oceania Mariological Conference: How Mary Uses Dialogue in the Evangelization?]

房志榮神父, Fr. Mark Fang, S.J. (Fu Jen Theologate, Taiwan)

9月12日, 2009在菲律賓呂宋島南部的黎巴城(Lipa City)y開幕的聖母學會議 (Asia Oceania Mariological Conference, 簡稱 AOMC ) 可分三個步驟略予介紹:1、會議主題及講者;2、一個天主教國家對聖母娘(Mama Mary)的孝愛;3、聖母瑪利亞作為福傳和對話的模範。

1、會議主題及講者:神學院曾慶導院長神父接到洪山川總主教轉來的邀請函,指派本人和胡淑琴修女,代表輔大神學院前去參加這次會議,因為他本人適逢神學院開學,不能脫身。會議主題很有啟發性:「聖母與亞洲新福傳:前驅、見證與圓融」(Mary and New Evangelization of Asia: Forerunner, Witness and Fullness)。首先要肯定的,是聖母瑪利亞與福傳之間的密切關連,她的模範作用特別顯示在領報/訪親,加納婚宴,髑髏山與五旬節這些生命關節上。

聖母既深沈默觀,以辨認天主的旨意,又用日常生活勤奮傳布福音的好消息。這就是福傳的表裡互動,相輔相成的關係。福傳不斷要求我們內心接受耶穌的福音,及個人、團體與整個教會的持續悔改。同時要求我們大膽地、滿懷信心地向尚未聽到福音的人,介紹造主天主和救主耶穌基督。至於那些聽過福音,領洗入教,現在卻與教會失去聯絡的人,也是福傳的對象。總之,為效法聖母的福傳,最基本和絕不可少的條件是聖化自己(參閱<<天主教教理>>2013-2014號)。

會議第一天,9月12日是菲國第6屆黎巴聖母朝聖大節日,這要留待以後講述。13-15日的三天講習所遵循的路線是:首日聚焦於聖母的「先驅」角色。她為聖子耶穌開闢了藉交談作福傳的路。聖母領報時與天使佳播的對話(路一26-38)是這一天講習的聖經基礎。

第二天的焦點是「見證」或作證。重點是說明聖母所帶來的社會改革。她在訪問表姊麗撒時所唱的感恩詩「我靈讚誦吾主」(Magnificat:路一46-55)含有濃厚的社會改革內涵。正確的聖母敬禮,應該是促進世界正義與和平的有力工具。要像聖瑪利亞一樣,既有行動,又有默觀,以行動的默觀及默觀的行動來促進世界正義,這是福傳不可缺少的維度。

第三天的講習以「圓融」或成全(Fullness)為重點。聖母瑪利亞帶領我們走向成全或聖德。她不斷提醒我們,克己、祈禱和悔改是成聖之道。在此,可默觀聖母佇立在耶穌十字架旁的一幕:她的痛苦,她的祈禱和奉獻。教會之母瑪利亞帶領我們實踐愛德,愛德是聖德的滿全。今天9月15日是痛苦聖母紀念日,正好把聖母自從聽到西默盎所說的「要有一把利箭刺透妳的心」這句話以來,陪同耶穌受過的人間各種辛酸痛苦,作為我們體驗的素材。

主講者共有15位

,包括13-16日四天彌撒中講道的主教:黎巴的總主教,教廷駐菲大使,FABC主席,和馬尼拉樞機總主教。其餘11位講者有2位主教,5位神父,3位修女,1位女教友。他們除了發揮聖經的內涵,予以現實性的解釋外,還廣泛引用教會訓導文獻,主要提到保祿六世的<<聖母敬禮>>(Marialis Cultus),若望保祿二世的<<救主的母親>>(Redemptoris Mater)。特別是當今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三道通諭:<<天主是愛>>(Deus caritas est),<<望德使人得救>> (Spe salvi),<<在真理中的愛德>> (Caritas in Veritate)。此外也顧到人學的各種面向,特別是在談論民間敬禮時。總括起來說,演講的路線有三個方向:聖經,教會訓導,人學 (Scripture-Magisterium-Anthropology)。

2、菲國對聖母媽媽的孝愛:呂宋島南部的黎巴城 (Lipa City, Batangas) 是全國最孝愛聖母的地區。附近的凱撒賽聖母 (Our Lady of Caysasay, Taal, Batangas)源自1603年的一名漁夫的發現,而和台海兩岸的馬祖有多方面的相似。這裡面有很多故事得等來日探討。本文只能略說黎巴加爾默樂修女會1948年的聖母顯現所帶來的「聖母學大震撼」。說「大震撼」並不誇張,因為這次會議提及聖母學、基督論、教會學的三角關係。談聖母不能不提耶穌,談聖母不能不延伸到教會。反過來,教會對聖母事件的反應和定奪會深刻地影響教友的信仰和靈修生活。

黎巴聖母是1948年9月中旬至下旬,聖母向一名加爾美樂隱修會初學修女 Teresita L. Castillo(匿名 Teresin)顯現、傳話,並多次降下玫瑰花瓣而得名的。從1948年9月12日至26日,一共顯現15次,每次的談話都由 Terersin回憶記錄下來(見小冊 <<I am MARY, Mediatrix of All Grace>> pp15-24)。主要的訊息是:「為神父和修女祈禱,刻苦!每位離職的神父或修女都使耶穌傷心。驕傲是他們回頭的障礙,羞恥硬化了他們的心。」(9/13)「妳們該彼此相愛,如同一個家庭的姊妹一樣,特別要愛妳們的院長姆姆。不要嫉妒那個小姐妹,她很苦,只有院長姆姆知道。我要給妳們的隱修院命名為 ”我們主母的佳美樂”。」(9/15)

9月16日,聖母囑咐Teresin 告知神師神父塑造一尊站像,如同她所見過的一樣(雙目下視,雙手伸開),也告訴院長姆姆每晚邀請整個團體在這像前祈禱。9月18日,聖母給 Teresin啟示,在耶穌走苦路上山時,她走近耶穌,想觸摸他,給他一點安慰,但雖近在咫尺,耶穌無力伸手,未能如願碰到母親,天父要的是母子一同受苦,來拯救世界。9月20日聖母說:FIAT 一詞涵蓋痛苦的犧牲,也指謂放棄我們所喜愛的一切,甘心情願地分攤耶穌所願和所做的救世大業。「我向天使說的那句簡單的話:『成全於我吧!』為整個人類都富有其精神價值。」

最後一天,9月26日,聖母講解耶穌是道路、真理、生命的意義:「別忘記,我的兒子是『道路』,如果妳迷了路,他會給妳說:『來,我的孩子們,來,我要帶領你們走升天的路。他又說:『我是真理。』耶穌提醒妳,天主聖神會幫助妳想起他教過妳的一切,並用在妳每天的生活上。最後,耶穌說:『我是妳的生命。』他使大家了解到,只有罪惡毀滅天主許給我們的永生,除非妳披荊斬棘,背著十字架跟在耶穌後面走窄路,妳不會到達永生,因為天堂是在窄路的盡頭。』15次顯現的最後訊息是:「我的孩子們,妳們要乖,我是瑪利亞,諸寵中保。」(Be good, my little ones. I AM MARY, MEDIATRIX OF ALL GRACE.。)

1948年9月30日,Teresin 寫說:今天聖母媽媽使我們大家樂不可止。所有姊妹們的小屋裡都有玫瑰花瓣飄下。以後1948年10月3,7,13,15日;11月12日;1949年5月31日還有許多次的玫瑰花瓣成千上萬地飄揚落地,聖母勸告她們要敬禮聖母無玷聖心及勤念玫瑰經,特別是為罪人悔改及神父和修女祈禱、刻苦。一直要到1949年10月17日才有一個「秘密訊息」傳下,榮福童貞瑪利亞,諸寵中保向Teresin說:「妳要加強祈禱,為了中國有意侵犯全世界的夢想。菲律賓是其優先對象。錢財是一股惡勢力,它把世人導向毀滅。祈禱,犧牲,克己和每天誦念玫瑰經,能柔化我子耶穌的心,一如我從前說過的。」

教會研判:一向支持Teresin 的Cecilia院長姆姆被主教調走了,全院驚慌恐懼,深怕隱修院會被解散。Teresin 因感身體不適,被送進醫院。打針後疼痛減輕,但她的醫師哥哥一次來訪,告知她止痛針打多了會上癮。她毅然決定即刻停止,以祈禱代替打針,全心依賴聖母而痊癒了。終於被送回隱修院休養。不久她被召去UST(聖多瑪斯大學)醫院受一名醫生的詢問,三小時之久問些同樣的問題,她照答不誤,問答完畢她已筋疲力盡。下午三點鐘,另一名醫師來問,態度比前一位溫和,主要是問她的健康狀況,約一小時。然後有兩天的安靜日子。

剛安定下來,一位名Blas的神父來見Teresin,開始時還客氣,問她家庭狀況,不到5分鐘後態度忽然變了,變得凶猛可怕,把她嚇倒。嚴厲問完話後,他遞出一張紙,要她簽名,紙上寫的是:1)聖母顯現都是假的,只是一些幻想;2)故事是我發明的,為得到團體的好感;3)我進佳美樂會是因了我家與Laurels家的冤仇。Teresin堅拒不簽。Blas拍桌大叫,起來又坐下,走來走去,最後面對她坐下,約二小時之久。終於他走了,Teresin卻鎮靜自如,緊握著念珠,眼淚沿著面頰潸潸而下。最後,Santos 樞機主教把Teresin送回佳美樂會院。幾週後,教會判定Lipa聖母顯現不足信。從此,聖母媽媽站像隱藏了42年,一切有關顯現的文件都奉命焚燬,遵Santos樞機之命,大家都禁若寒蟬,不敢吭聲。

3、聖母瑪利亞作為福傳和對話的模範:物換星移,黎巴聖母被禁止出面42年之後,菲國的主教們終於作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他們給Teresin平反了,認定她與聖母的對話經驗都是真實可靠的。這次的聖母學會議選了9月12日為第一天,就是配合了第六屆黎巴聖母朝聖日。佳美樂隱修院前面的聖母大堂廣場上搭起了祭台和帳幕,由黎巴總主教主持大禮彌撒,Batangas的女省長誦念奉獻全省於聖母經文,然後再由Arroyo女總統念奉獻全國於聖母誦。彌撒後,本人和胡修女還跟總統合照一張像,然後所有參禮的人都被請入隱修院禁地用餐。

以後的三天已如第一部分所說,把聖母的對話方式(與天使,與麗撒,與耶穌等)作為本世紀福傳的門路。是愛的對話,沈默的對話,誠樸的對話。也可說,是腦的對話,心的對話,手的對話(dialogues of triple H: Head, Heart, Hands)。菲律賓這個天主教國家,這次所辦的聖母學大會,是努力在效法聖母瑪利亞的至高模範,也真做到了令人羨慕的程度:他們好客、大方、誠懇、儉樸、從不擺架子等。五天內有許多感人的例子,無法一一敘述,只好存在心中,為菲國祝福。

All About Mary includes a variety of content, much of which reflects the expertise, interpretations and opinions of the individual authors and not necessarily of the Marian Library or the University of Dayton. Please share feedback or suggestions with marianlibrary@udayton.edu.